第226章 刚才外面人多,我现在给你跪下 (5200)(2 / 2)

加入书签

「熄星道途并没有给我完整的启示,他太在意速度了,以至于泰拉上的很多东西都没拿就离开,也不知道那个我是怎么忍住的,我本人的性格应该是任务不清完就不会开新地图的那种人。」

心中吐槽另一个道途的自己,伊恩倒也不着急,反正随着他的实力变强,他就能逐渐得到更多的线索和信息。

别的不谈,等龙岛上的自己苏醒,大概率就能直接白嫖龙岛这么多年的资料了!

而就在伊恩仰视天空,放空大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的时候。

镜海卫来了。

作为巡监骑士,伊恩对于巡监骑士齐名的镜海卫颇为好奇。

在他看来,巡监骑士有点像是特警加上联邦调查局,外带一点锦衣卫的元素。

而镜海卫就更偏向于贵族检察院加中央情报局,外带一点皇室禁卫的味道。

「您好,银峰男爵,我是镜海卫的米德利·易扎。很遗憾打扰您的休息但我们需要向您了解一下情况。」

几个高大的身影迈着反差极大的轻柔步伐来到伊恩所在的营地临时帐篷篷口,他们穿戴银光闪闪,宛如镜面一般的铠甲,但只要是升华者就能察觉到,这铠甲给人的源质反应极其之小,虽然目光能看见他们的形体,但源质感知就仿佛只有一只小虫。

伊恩知道,这就是镜海卫的特征,他们的镜面铠甲不仅仅可以光学隐身,更是可以减少源质感知反馈的强度,达成感知隐形。

不过对于他而言,早八百米开外伊恩就察觉到这群人正在朝自己靠近了。

「请进吧。」

伊恩开口而镜海卫便道了一声失礼了「后便来到帐篷内。

米德利队长平时并不是一位特别有礼貌的人,即便是面对贵族,他也一向作风简单直接,从不说什么敬语。

尤其是那种乡下地方的普通男爵子爵,作为皇室直属的禁卫,米德利心中一直都怀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他的确没有贵族头衔,但身份却远比一些小贵族要尊贵,他们要调查某地贵族的信息时,很多时候都不需要什么暗中调查,只要直接来到本地贵族府邸,那些人就得乖乖将足以把他们自己送上贵族法庭的黑料交上来。

因为,谁都知道,假如你自己坦白自首还好,最多也就判个剥夺爵位流放边疆,但倘若让镜海卫的那群人动手,增加了他们

的工作量.

那就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天知道要遭多少罪了。

但说是这么说。

当米德利队长和他的队员们真的进帐篷后,好好地关上帐篷的幕布后,伴随着整齐划一地哐当声,这四位身材魁梧的镜海卫便齐齐给伊恩跪下了。

「啊?」

即便是伊恩也不禁侧过头,用惊异的眼神看着这一幕,手中的橙汁都泛起同心圆波纹:「各位,这是何意?」

「大人,刚才外面人多,属下得公事公办......」

而米德利带头,这位中年骑士卸下头盔,无比诚恳道:「您根本不用回答我们的问题,但明面上我们得过来调查一番,实在是打扰您的休息了......」

「就因为这?」

伊恩不禁感觉有点好笑,但仔细想来,似乎也不奇怪。

他现在的身份是先知,是帝国最强那一批年轻天才之一,预言还救了大皇子一命。

而大皇子是谁?镜海卫总统领啊!

卡洛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给这群镜海卫一万个胆子他们都不敢真的跑过来'向自己询问情况.......这哪里有下面向上面询问情况的?

尤其是伊恩理论上刚刚从遗迹出来,正想要休息。

假如被他们这么一打扰感觉不爽,等会和卡洛斯大皇子聊天的时候随口说一句......那就算是大皇子人好没把他们都降职了,未来真的有什么好事也肯定不会优先考虑。

就像是其他小贵族让他们增加了工作量,那么小贵族会生不如死那样一个道理,伊恩便是能如此决断他们命运的人。

「原来我的地位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啊。」

伊恩微微摇头,因为当了太多年先知,也没见过其他先知,所以他真的不太清楚先知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他也没让这些镜海卫站起来,那反而会让这些人担心:「暂且不谈这个,正常流程应该会问我什么问题?」

「会询问大人您在与大部队失散时去了哪里,还有一些与迷宫之主有关的消息。」

没有任何废话,米德利流畅地回答道:「这点千万不要告诉我,属下没有资格知道这个等级的消息,殿下稍后会亲自来拜访您。至于现在......大人您有什么嘱咐吗?炼金药剂,亦或是美食美酒,我们会尽可能地为您带来。

「我没.......」

伊恩喝了一口橙汁,他的确没什么需求。但转念一想,他改口道:「给我一台跨国通讯仪,我有事情要和我的领地联络。」

「遵命。」

镜海卫们流畅地离开了。三分钟后,一台跨国通讯仪出现在了伊恩面前。

帝国,南岭。霞辉城。生物炼金实验室。

亚德伯特收到了一个陌生地址的通讯。

白发的亡君研究员愣愣地注视着这个'除却伊恩和他外无人知晓路径'的通讯仪,他可没想到,理论上正在探索遗迹的伊恩会在这个时候找他。

「......是伊恩吗?」

按下接通,亚德伯特谨慎地说道:「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必要,伊恩绝对不会使用这个号码。

【我的心还在吗?】

然后,亡君研究员就听见了一个颇为罕见的问题。

「......在,当然在。」

迟疑了一瞬,搞明白伊恩真正意思的亚德伯特反而紧张起来:「怎么了,你受重伤了吗?!」

【嗯,身体全丢了】通讯仪彼端传来了颇为轻描淡写,但差点令亚德伯特眼前一黑的

声音:【我之前保存的'备份'应该都在,发一份给我,走铂铱工坊的渠道】

—什么叫身体全丢了啊!你说清楚好不好!

正因为知道伊恩从不在这方面说谎,所以亚德伯特很清楚伊恩现在大概率就是根本没有血肉之躯的情况,而他所说的'备份'就是伊恩早就准备好,每一个星期更新一次的'全能细胞'与'身体组织'备份。

而伊恩要这些备份,肯定就是为了在本地克隆一具躯体出来......这都是要干什么啊!

「要把心送过去吗?」

深呼吸了好几次,亚德伯特压下自己那颗怦怦跳的心,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道:「我保存的很好,现在估计也能用......」

【嗯,送过来吧。我需要一个'支点'进行恢复再造......】

通讯仪那边的声音笑了起来:【多谢你了,亚德伯特,我就知道你会好好保管的......对了,稍后你去一下虚境】

【我会远距离投送给你一份资料库,接受之后,去钢龙巢,用我给你的权限打开龙巢,取出其中的火种】

【然后把它放在虚境】【我会拿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