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和珅(1 / 2)

加入书签

第一眼看见胖子的时候,我正提着一份蛋炒饭走在地下通道,蛋炒饭来自马路对面的小饭馆,小份,加了个蛋。

他虽然是个胖子,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背挺得很直,脸上的微笑像练习过似的恰如其分。这种气质,大腕与嫩模皆有,腊肉共鲜肉平分。

我的第一反应是:哎,这不是那谁谁(某明星)吗?

这是拍真人秀呢?打扮得挺老嘿。

我正踌躇着,他似乎发现我认出了他,看我还淡定,将我当成了素质粉,竟冲我一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向身后望了望,这条阴森森的地下通道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的确是在向我示意。

顾不了那么多,我非常狗腿地小跑过去。

胖子一点架子没有,拉着我的手亲切地说道:“可算找着你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找我干什么?又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我俩长得也不像啊。

我犯愁了,他若现在说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有一大笔遗产准备留给我,那我……就免为其难地信了吧。

我定了定神,问道:“你们这是录节目呢?真人秀哈?找我干啥?”

他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恭敬,低头一拱手道:“晚辈和珅,见过……九千岁。”

啥玩意儿?

我迷茫地四处瞅瞅,除了眼前这人天灵盖上的头发略微稀疏,已形成四周支援中央之势,便再无其他发现。

他见我不答话,在原地踏了一步,更加郑重地再次拱手道:“晚辈和珅,特来投奔魏前辈。”

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也乐了,跟大腕儿搭戏的机会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么一次了,还愣着干啥?入戏吧!

我也学着他一拱手,忍着笑说道:“你倒先说说,我是哪个魏前辈啊?”

魏冉?魏延?魏徵?我在心里盘算着,这仨算是姓魏的里头比较出名的吧?任凭让我演哪一个,那起码也得是个……男五号吧。

他拉着我的胳膊,忧心忡忡地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前辈难道忘了?您就是明熹宗司礼监秉笔太监魏忠贤啊!”

说实话,中学学的那点历史知识我基本都还给老师了,昨天小表妹到我家来玩,非要缠着我给她讲杨贵妃和唐玄宗的故事,我当时正在写日记,很不走心地问了一句“杨贵妃不是跟唐太宗是一对儿吗?”吓得我小姨赶紧把小表妹拽到一旁,语重心长地教育了一番,我无意间听到什么“好好学习……不然……你哥那样……没出息……只能开网吧。”我不以为然,小时候我老妈也曾经指着小姨这样教育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扯远了,回来。地下通道里,凭着相当过软(“过硬”的反义词,你没有看错!本书作者已经开始造词了!这是要上天啊!)的历史水平,当他口中说出那一长句我既没听懂又记不住的话时,我左脑在想这什么破节目连个题词板都没有不是整我吗,右脑却抽丝剥茧提取出一条有用的信息:魏忠贤是个太监!

感谢不辞劳苦的右脑!谁这么苦大仇深拐着弯骂我啊!

好演员的功底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半秃胖子丝毫没有受我业余水平的影响,说完这句话,还满眼好奇和探究地打量着我的裤裆,地下通道的过堂风从我的裤裆中间穿过,微凉,裹挟着一股蛋蛋的忧伤。

我向后跳了一步,避开他的视线,介于他是个好演员,演技细致入微且相当敬业,我也不好发作,只好问道:“到底有啥事儿?”

他摸了摸肚子,说道:“那边的人说过来找你就行了,前辈,我这一天没吃饭了,还真有点站不住。”说话的时候,他转移了视线,开始打量我手里拎着的一份还冒着香气的蛋炒饭。

感谢蛋炒饭!我身上的某个部位就快被他盯出毛病了!

合着这节目还不给管饭啊,我招呼他跟我走,边走边说:“能碰见你也是个缘分,蛋炒饭让给你了,跟我回网吧吃吧。”接着我又小声道:“你们这节目有问题啊,上来就骂人是太监,太损了,亏你遇见的是我,要遇见个写网络小说的,这可是大忌,还不得手撕了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