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野田黄雀行(2 / 2)

加入书签

高洁之士,必然孤直。

高孤高孤,这名字取得真是贴切,道法高,性格清高,修行路上不依外力,做事情也是一意孤行的路数。

吃了这颗定心丸,尹仙竟是热泪盈眶,还是稽首,却无言,以表感激。

毛锥提醒道:“记得约束一下地肺山诸脉道官,不要多此一举,去探究注虚观的根脚。”他是白骨真人一事,整座地肺山,暂时也就尹仙、高拂在内几人知晓真相。毛锥当然不是觉得这个出身,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就怕有心之辈,借机拿来做文章。

乱世之中,要么敢于争先,横冲直撞,要赌就赌一把大的,靠命趟出一条阳关大道。要么干脆不去赌个虚无缥缈的天命所归,耐心等待某个节点。

尹仙内心悚然,山中道官竟有这等僭越举动?赶紧再次稽首,告罪一句,“宫主放心,我一定严查此事,绝不含糊。”毛锥说道:“此事毕竟涉及地肺山别派家务,一经查实,是从宽或从严处置,你可以自己看着办,我只看结果清爽不清爽。此次敲打过后,如果有人再犯,我直接

拿你是问,到时候别怪我端宫主架子,下旨申饬整座翠微宫。”

尹仙洒然笑道:“宫主大可宽心,我华阳宫的祖师堂法规条例,一向大过地肺山的某些约定俗成。平时不用,是情分,是和气,用了,是规矩,是旨意。”

毛锥点点头。

不要因为尹仙在毛锥这边恭敬礼敬,便小觑一位道家天君的能耐和威严,若是下了山,他就是代师行走天下。

白玉京一向极难插手具体事务的幽州地界,身为地肺山的二把手,尹仙在山外的举动,就是在替天行道。

毛锥说道:“说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你一年到头庶务缠身,无法推诿,很难潜下心来打磨道体。但还是需要你争取忙里偷闲,

证道飞升一事,要抓紧了。”

尹仙笑着点头道:“宫主有心,理当如此。”

毛锥冷不丁问道:“还记得第一次上山时的路吗?”

尹仙追忆往昔,喃喃道:“记忆犹新。”

能够成为师尊的亲传,一直是尹仙此生的最大骄傲。

“小修在深山,大修在世间。山中道场是让你放心的,俗世红尘是让你见心的。”

“只在世间修行见万心,难以安放其心。单在深山修道见一心,无法体察天心。”

“两者缺一不可。尹仙,你年幼就被高孤带上山修行,却不知你的道,在山下。”

“当时高孤有意无意,让你陪他走了一趟下山的路,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之后全凭徒弟自觉自悟了。可惜你只顾着伤感,未能体会高孤的良苦用心。”“既然对鸦山林师仰慕,那就去找他喝酒,顺路看看赤金王朝的风土人情,又何妨。觉得姚清某些地方的道法有待商榷,就去青山王朝论道一番,何必分输赢,有此胜负心?大可领略一番五陵少年的鲜衣怒马,亲眼看看寒素出身道官们的治学求道。很想见一见那位人间最得意,就去蕲州游历,去玄都观敲门,去当面说一句白也诗无敌。行走乡野与当地土民讨碗水喝,听一听那纤夫的号子,在此期间,是否更换身份、容貌,只管率性而为,随心所欲。青冥天下缺了道祖,还是如

今这般大道循环不息,华阳宫缺了尹仙主持事务,便一定不成了,我看未必。”

尹仙呆了片刻,恍然道:“受教。”

毛锥别有心思。

古战场涿鹿遗址那边,有一笔宿债、一桩宿缘要托付毛锥得闲时,去代为了结,对象是位换了面目、故地重游的女冠。

毛锥心知肚明,涿鹿之所以沦为废墟,本就缘于高孤与一位女冠的山巅斗法。至于具体如何解怨,无需毛锥费心,高孤留下密信一封,毛锥只需转交给她即可。

毛锥突然解释一句,“我这次走出门,不是为了看几眼那拨弘农杨氏子弟。你如今境界不够,无法觉察此事。”

先前一轮皓彩明月,陆沉不知为何,显现出一尊前无古人的巨大法相,让整座青冥天下小如一座乡野晒谷场。

道士俯瞰大地,似在寻觅某物。

头戴一顶莲花冠,其中蕴藏磅礴道意如瀑布流泻人间,分散出亿兆条金光如撒网十四州。

关键是如尹仙这般道力深厚、几近功德圆满的老字号仙人,竟是浑然不觉。

尹仙疑惑道:“能否询问此事?”

毛锥犹豫了一下,以心声泄露天机,“陆沉的境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尹仙呆滞无言,道心巨震,满脸错愕,被震撼得无以复加。陆掌教早已经是十四境圆满,还要如何更进一步?!

听闻闰月峰那座新建宗门,宗主张风海一行人刚刚离开青冥天下,远游蛮荒去了,武夫辛苦跟随离开,陆掌教难道是趁此机会?

关于闰月峰辛苦的大道根脚,即便是山巅修士,知晓内幕的,依旧屈指可数。一般的飞升境,都无法获悉此事。尹仙之所以知道更多,还要归功于师尊。

毛锥瞬间猜出尹仙的心思,摇头道:“那你就小觑了陆沉的道。”

翩翩孤鹤唳青天。

何其寂寥。

————

农忙时节,村塾放假。

好几天不必上学读书,孩子们很开心,但是需要给家里忙这忙那,就又有点小小的郁闷。

姜夫子不在学塾,宁吉跟师兄赵树下近期都在给那些蒙童家里帮忙,蹭一两顿饭吃总是可以的。

忙碌一天,师兄弟走在田埂间,他们今天打算开个小灶,挑下一条腊肉切开剁了煮笋干,再炒几盘时令野蔬。

只见田间黄雀飞,忽高忽低,忽聚忽散。

宁吉没来由记起一篇诗歌,文字质朴,写得极美,宛如一首朗朗上口的童谣。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

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赵树下与宁吉几乎同时停步。

远远看到两人,在河边并肩而立,好像在守株待兔。观其气度风范,绝非凡俗,定是神仙洞府走出的修道高人。赵树下聚音成线密语道:“宁吉,不对劲。敌友难辨,我已经以心声通知魏神君。在魏神君赶来之前,等下如果起了纠纷,我会故意软话求饶,看似是搬出师父的

名号吓唬人,这一刻,你就毫不犹豫祭出三山符,先行返回落魄山。”

宁吉默不作声。

赵树下说道:“听师兄的!”

宁吉点点头。

“赵树下,宁吉。”

白袍男人直接喊出他们的名字之后,微笑道:“魏檗不会来的,三山符也别浪费了。不必紧张,紧张也没用。”

“宁吉,多跟你师兄学一学,对敌之际,需杀心藏得住杀气。”

男人介绍道:“我叫郑居中,来自白帝城。身边这位,暂名刘飨,是浩然天下的大道显化而生,就是在陆掌教编撰的历史典故里,与至圣先师不太对付的那位。”

先前凝神看了那孩子几眼,刘飨点点头,果然是此人。

赵树下稍微宽心几分,宁吉如释重负之余,神色复杂。

郑居中解释道:“先前刘飨言语提及此地,只是顺路看看你们。刘飨有话要说,我有事要忙。”

刘飨笑道:“相信以郑先生的心智,还不需要诓骗你们吧?”

郑居中微笑道:“真碰到事了,也不尽然。”

刘飨说道:“今天所说内容,你们听过之后,可以转述给陈平安。”

赵树下神色肃穆,说道:“刘先生请说。”

刘飨缓缓道:“我与浩然几位所谓的道友,对陈平安观感都不错。”

“只说这一道关隘,郑先生就很难过去。这与境界高低关系不大。”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憎。先有书简湖,再加上后来你先生对待五彩天下冯元宵、学生宁吉的态度,让我逐渐有了信心。”

“最重要的,你家先生,还很年轻。”

“反观郑先生跟吴宫主,说的好听点,他们一颗道心坚若磐石,说得难听点,就是各自有了大道要走,俗话说船大难掉头,便是此理。”“宁吉,在你先生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无限的可能性,存在着一条可以不断纠偏、逐步完善的道路。都说他喜欢自我否定,自我意识太过单薄了,但是在我看来,

就是天大的优点。”

中土文庙议事,两座天下对峙,陈平安作为第一个说开打的人,却迟迟不去蛮荒战场建功立业,难免有功德有亏的嫌疑。也就是如今文庙管事的,是恢复神位的老秀才,再加上先前由礼圣领衔、三山九侯先生、郑居中等都现身的天外一役,陈平安出力不小,即便文庙内部有意淡化此事,浩然山巅依旧心知肚明,认可那位年轻隐官,并非躺在功劳簿上不动弹的人物。不然宝瓶洲和北俱芦洲之外的浩然六洲,只会非议更多。何况在桐叶洲创建下宗,开凿一条大渎,确实都是天大的事情,至圣先师散道之前,还曾莅临桐叶洲,吕喦陪同,一起见证陈平安请来诸多别洲山水神灵的礼敬香火,舍得散尽

功德,如同在夜幕沉沉的一洲山河点燃亿万盏灯火。

刘飨当然不会视若无睹。

这本就是至圣先师的用意之一。

好似在与刘飨遥遥对话一句,邻居兼道友,别灰心嘛,再挑挑看。

“当过末代隐官,住持过剑气长城战事。一座中土兵家祖庭,那些武庙陪祀名将们,对陈平安印象都还不错。”

尤其是跟那拨跨洲渡船管事的打交道,在很多有心人眼中,更有好感。

既是纯粹武夫,又是一位剑修。既是文圣一脉的儒家道统自己人,又是在山上开宗立派的祖师爷。

“宁姚和斐然,为各自大道认可,是那名实兼备的天下第一人。

身为天下共主,他们的这种身份,本就是人间最大的护身符。与之敌对,就是与一座天地大道抗衡。

我也好,蛮荒晷刻,五彩冯元宵也罢,我们道心即天心。”

“由此延伸开来,郑先生本来还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既然我没敢答应,今天就先不提了。”

在那山巅的修道有成之士,冥冥之中都会有一种感应,大道并非死物,它有自己的爱憎喜恶。

老话总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不同地方的水土各有其性,五岳土性各异,又比如在红烛镇汇聚的三条江水,水性就截然不同。

刘飨也怕那姜赦重整旗鼓,率领兵家重头再来一回,导致天崩地裂,遍地硝烟,人间万物凋零,生灵涂炭。

兵家初祖姜赦也好,之前的文海周密也罢,要以各自大道,用一时的山河破碎如飘絮,换取万世太平,周密手段酷烈,追求一劳永逸。

但是身为各座天地大道显化,在刘飨他们这些存在眼中,一本大道账簿,却不是这么计算的,他们必须要为“现在”一切有灵众生负责。浩然天下曾与至圣先师分庭抗礼的刘飨,闰月峰武夫辛苦,前不久与斐然结成道侣的蛮荒晷刻,五彩天下那边暂时还是一位小姑娘的冯元宵,西方佛国一位背着

佛龛行脚山河的文字僧。

修道尚且讲求资粮,更何谈用兵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兵饷粮草的筹备,人力物力财力的调配,都是取材于天地。

自古“牺牲”,需祭祀酬神。

这就像两个人,一个说你得借我一颗铜钱,明天后天就能挣几两银子,一个却只在意今天兜里的钱财。

还怎么谈买卖?如何谈得拢?故而这种几乎不可调和的根本分歧,又是一种大道之争。

若是姜赦此次出山,能够找到他们,并且用某种“道”说服他们,而非一味以道法、武力镇压,就有一定机会获得先手优势。

不是全然没得谈。

之所以是“几乎”,而非绝对。在于刘飨他们,先天憎恶修炼求仙的修道之士,大修士即是剐不去的脓疮,仙府门派与那王朝的雄城巨镇,在大地之上连成疥壁。所以兵戈一起,就是一种大道

对人间的“掐尖”,俗子与炼气士将古战场遗址视为畏途,于刘飨他们而言,却是伤疤而已。周密选择蛮荒的最大劣势,就在于他终究是个外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晷刻才会一直试图逃避,哪怕周密给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崭新道路,甚至能够帮

她吃掉浩然的同道,晷刻依旧不肯与周密合作,道不相契。闰月峰辛苦内心深处排斥鸦山林江仙,亦是同理。

不知不觉,无形之中,刘飨跟赵树下一个说一个记。

宁吉则跟郑居中走在一起。

宁吉好奇问道:“郑先生要忙什么大事?”

郑居中说道:“道上碰到两位强手,既然谁都不肯让路,只好跟他们争道。”

宁吉问道:“郑先生能赢么?”

郑居中笑道:“不敢说一定如何。”

宁吉听到这个客气说法,便觉得郑先生赢定了。

刘飨环顾四周,叹息一声,打了个道门稽首礼。

郑居中望向远处,问道:“宁吉,听说陆掌教是你的小师父?”

宁吉赧颜道:“陆掌教跟我开玩笑的。”

郑居中默不作声。

田地间,好似有一雀低低盘旋,天地间,黄雀蓦然振翅,高飞入青天,不知是就此自由,还是去自投罗网。宁吉抬头望去,少年见雀悲,雀飞少年喜,不见了黄雀踪迹便有些失落,一时间怔怔出神,不知如何言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