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 第418章 谁在渡劫(2 / 2)

加入书签

还能停下,可以缓一缓?

从未听说过这种事,5破“唯心”,根本无法把控才对!

“孔爷,不用为小牛冒险,你的心意我领了!”伏道牛还是不怎么相信有

人能延缓渡劫。

王煊没理会,已经动手,帮它最后

梳理了一遍筋骨。

黑色斗篷下,身段修长的冷媚也蹙眉,关键时刻,真能分心吗?

“没事,上次他也快临近这个地步

了,都敢放弃,现在问题自然也不大。”手机奇物从沉静中“复苏”,似是很疲累。

曾经放弃了一次破关契机?冷媚红唇微张,伏道牛石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打破了他们固有的认知。

“你查到什么了?”王煊问它。

“时间太短,我只能通过一些线

索,确定这片旧皇城遗址对应的那片腐

朽宇宙属于哪一纪。”

在地狱中,它努力推演,刚才险些

黑屏冒出混沌物质和黑雾,赶紧结束,

不能在地狱动用“超纲”的力量。

“那里,大概是23纪前的超凡中心大宇宙。”

“这么久远?”王煊动容,原本猜测

是17纪前的旧宇宙,没有想到,比保守

估计还要早6纪。

“我真的想不明白,一片早应该腐朽的旧宇宙,怎么会万物竞发,生机勃勃,道韵流淌,足以比肩现在的超凡中心。”

手机奇物不再关心王煊5次破限的事了,在它看来,和“新超凡中心”的意外发现相比,那根本不算什么了。

然后,它就再次沉寂下去,彻底无声,只是屏幕中不时出现一些久远年代的照片,它在查寻。

王煊演绎无与有的变化,完成对伏

道牛的筋骨梳理,一拍它的牛头,道:“后面就看你自己了。”

伏道牛满身符文流动,它很激动,

但却赶紧静心,调息,今日曾前神游那片无比壮阔与神秘的新超凡中心世界,对它来说是莫大的机缘,交融那里的道

韵后,一下子让它精神圆满了。

所以,它现在出现模糊的契机了,有可能会在这里渡劫。

果然,没过多长的时间,它的青色

皮毛就炸立了起来,元神闪耀,发出刺目的光,5次破限的契机越发清晰,真的要出现了!

“孔爷,对不住,我控制不了,你帮我梳理

完后,它就来了!”伏道牛叫

道,怕打乱他的节奏。

“没事,你专心渡劫吧。我很好,

还能帮你护法呢。”王煊点头说道,让

它安心,不用多想。

远方,高山上,有人敏锐地觉察到这边的异常。

“快看,那片天空发紫了,有紫雾流动,孔煊5次破限的契机出现了。各位,就是此时,出手,强行给他打断,

毁掉他这唯一的机会!”

“真的来了,错不了,紫色祥瑞贵气涌动,这是少见的5破奇景。嘿,可惜了孔煊,今日道路被阻,不知你会不

会心态失衡,底蕴全面崩开。”

天地间,出现无数张符纸,全都是

冲着紫色祥和贵气而去,密密麻麻,一副要封天的样子。

数家真圣道场早有准备,知道孔煊近期破限,预备了大量的“封道符”,想将紫色道韵轰灭。

“哞,你们这群该死的小人!”伏道牛感应到危机,勃然大怒,连带着紫雾都有点发黑了,因它的怒火而牵引来一

层煞气。

它变大了,像是一座小山似的,矗立皇城遗址上,怒视着远方的人,并施展术法去阻挡那些符纸。

“静心,戒躁,安心渡你的劫,这里有我呢。”王煊说道。

远处,有人冷淡开口:“刺青宫的那头牛,被降服后,居然对孔煊这么忠心,帮他对抗,为他护法。”

“不用管它了真要挡路,将它一起轰杀!”刺青宫的真仙大师兄程道发话,他是伏道牛的“旧主”,脸色无比难看。

王煊自然第一时间出手,密密麻麻的剑光冲霄而起,十万口具现化出来的飞剑斩破天穹,切割符纸,尽显他真仙尽头领域的无匹道行。

“行,他不是很强吗,继续祭出海

量的符纸,消耗他的道行。我看他一会怎么在最恐怖的'5次破限真仙劫'中熬下去,等他疲惫不堪,我们再撕裂紫云,轰散道韵,他拿头去挡啊?!”刺青宫最强5次破限门徒程道冷漠开口。

“没错,堆也堆死他!”时光天的中

年男子开口,目露冷芒,对孔煊有浓重的敌意。该道场的最强门徒流年死的太惨了,连徘徊者都没做成,彻底被打没了。

瞬间,各道场再次祭出符纸,不计代价,打向那片紫色的天空。

王煊五指齐张,对着天空中覆盖过去,一刹那,密密麻麻,像是瓢泼大雨落下的符纸,都模糊了,莫名消失。

接着,他的另一只手,对准各家道场的超凡者,结果凭空出现无数的符纸,散发着刺目的光芒,全部向着他们那里打过去了

“速退!”有超绝世喊道,海量的符纸,像是雨点般密集,噼里啪啦地就落下来了,散发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快后撤!”各教都有强者大喝。

这实在太突然了,第二波符纸莫名就消失了,这种一次性的消耗品,不是触之便要爆碎吗?

任何法力等都不能去二次催动它们了,结果现在,它们竟被人反过来利用。哧哧哧!

符纸加速像是漫天的飞剑极速而来,比去时的速度还要快,极尽恐怖,

绚烂夺目,太慑人了。噗噗噗

很多人逃走了,但是,依旧有人慢了一步,那所谓的符纸,像是十万柄仙剑共振,斩落下来,又急又快,血光剑气一片片。

有的弟子飞走了,有的遁入地下,但是不少倒霉蛋被刺穿了,而后符纸自身又爆开,导致这里发出剧烈的轰鸣声,血液四溅。

符纸如光雨,似仙剑,纵横这片地

带,所有草木都爆碎了,很多山头都炸开了,瞬间解体。

王煊很平静,这是无与有的结合使用

冷媚看得吃惊,连激活的一次性符纸,他都能重新化成虚无,又化生出来,再次利用,这就有些恐怖了。仅是这一次冲击,各道场就受损不轻,许多弟子被斩杀。

可以看到,大地像是被犁了一遍,断峰一座座,密密麻麻,满目疮痍。

轰隆!

巨大的天雷声,震动四野,整片旧皇城遗址都在摇晃,四野更是隆隆作响,天空中粗大的闪电交织,恐怖无比。

“快阻止孔煊破关,以剑阵绞杀,

劈开天穹上的道韵!”有超绝世亲自下命令。

“各位,先等一等,我怎么觉得不对劲,究竟是谁在渡劫?”有人发觉异常,打破了先入为主的思绪。

很多人一怔,仔细盯着那片荒凉的遗址。

“麻辣个鸡!”终于,又有一批人发

现不对,闪电骗不了人,此时雷霆落下

去了,怎么没有劈向孔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